One less Phone to answer

  • 引述 :『First, Europe (and Asia) is not one market with a couple of operators (carriers). They are a hodgepodge of markets with about a hundred significant operators. Each will require testing and verification (network specs vary, even on a global standard like GSM). Each will have local rules on subsidies. 』
    這篇分析很清楚。從SMARTPHONE的市場大小、各地區系統商、手機市場的商品週期,面面俱到。
  • 引述 :『上個禮拜二,在Apple新產品發表會上,許多人期待的行動電話並不在新產品的名單中,除了考慮優良的工業設計外,Apple真的適合推出行動電話產品嗎?我們這一次就要討論這個話題。』
    當時(去年三月)HENRY給的答案是:「不適合。」不知道現在有沒有變。
  • 引述 :『However, while the bundled apps from Apple, Google and Yahoo are a great start, I’m hoping that the iPhone (unlike the iPod) will be opened to third-party developers. With the device being driven by a version of OS X, imagine what the rest of the developer community could bring to the party. If Apple doesn’t go down this road it will leave many a Mac fan (including myself) wanting more.』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Socialmovement and Blogger

  • 引述 :『完整地說,我要講的,是「我們可以協助社區產業型的組織『行銷』方面的問題」。解決行銷問題,不等同於動員、洗腦、教育。所以我在「俱樂部」這篇提出,在解決行銷問題的過程中,應形成獨立運作的消費者組織,一方面以集體力量解決運動者行銷(及衍生金流、物流等問題)的困難,一方面可以監督運動者,避免運動者以行銷的力量進行盲目的動員。』
  • 引述 :『越來越廣大的blogger群,接下來在社會運動裡可以扮演什麼積極的角色,又不會影響到平日的生活?就我比較熟悉的範圍內,我覺得可以發展出一種綜合「後援會、俱樂部與消費者組織」的綜合體,這可以幫上目前台灣一些社區組織許多忙。』
  • 引述 :『網路有一種特性叫做跨時空形成討論,我今天貼你可以明天看後天回,另一種特性叫做匿名性,這些和傳統的溝通方式的不同,本可拿來深耕任何一個議題。網路本身是文字與圖像的堆積,正好可以拿來當有利的意識形態鬥爭場域和組織工具,而不只是行銷通路。』
  • 引述 :『談到網路與主流媒體,來談談我對〔與媒體對抗〕這個站的想法,在發展初期,此站讓我挺振奮的,他們動員網友針對主流媒體的報導來抓蟲,也針對過荒唐的政論節目(例新聞夜總會)向廣告主施壓奏效,這麼幹,確實能呈現更多面向,也能跟媒體對抗,或者,也能更迫近真實。但發展至今,該站已經同樣的失去了多元性,已經變成(至少我這麼感覺)台灣民族主義同樂會,他們,用跟他們批判的媒體同樣的手段跟方法跟沒有餘地的肯定語句,在限制真實的樣貌。
  • 引述 :『在這麼多的研究資料中,本研究的結果在社運參與者方面的個體研究,較能獲致結論,明顯可見的是,網路對於以身體特徵為主要區隔的弱勢族群(如同志、殘障者),其線上運動力的發揮較能獲得虛擬權力的挹注,但社經地位低、知識水準較差者,近用網路的可能性就大減,而社運團體若不能凝聚線上社運對象的社群意識,社運議題在網路上可能被注意到的機會,就只有隨著大眾媒體或輿論對其關照的強弱而增減,綜觀國內社運上網的未來,其實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Talent, Hub, Flow

  • 每天都是新的練習: 閘道器

    引述 :『正因為連線是預設的狀態,連線的狀態、這個節點與其他節點之間的競合,是整座城市的焦慮,所以體現在選戰之中的兩方政策意見都在論說要連往哪裡,要連結什麼,要如何連結,轉譯的「內部」是哪裡,並且裡頭蘊含著大量的計算工作,關於速度的,效率的,以及對於未來的價值與利益。不連西邊也要牽連國際,提出一個深遠龐大的規劃,來競爭一個重要的國際事件。』

  • Miula Business Review » Blog Archive » 談談三通,以及三通之後不會發生的事

    引述 :『對於台灣大多數的企業來說,會特別想進大陸,是因為自認沒有進軍世界的能力,所以希望能在大陸市場成功建立起基礎,可以說是把未來所有的市場發展希望都押在大陸上了(包含了宏碁的電腦,明基的手機等等消費性產品,代工業比較沒有此問題)。而如果Miula自己開了間公司,大陸市場佔公司營業額80%,我覺對會希望決策的核心離市場越近越好,怎麼可能把總部留在台灣。』

  • The Creativity Exchange: New immigrant entrepreneurs

    引述 :『Some years ago UC-Berkeley Dean, Annalee Saxenian published a study of foreign-born talent in Silicon Valley. It found among other things that about a quarter of Silicon Valley companies established in the 1990s had someone foreign-born on their founding team. Now a new study by Duke University’s Gary Gereffi and Vivek Wadhwa in collaboration with Saxenian and others provides an updated look at this issue.』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黑米書籤, 區域經濟

No history…no Tomorrow

  • 引述 :『這個嚴重的問題,不單止反映在天星碼頭/皇后碼頭的問題上,同時亦反映在整個對舊區、小社區的「市區重建」上,我們現在已快將失去灣仔的囍帖街;灣仔的藍屋群可能將變成假古董;深水埗、大角咀、荃灣、觀塘等地的小區文化、街道文化又將要被屏風式高樓華廈和大商場所取代。當中更牽涉到不少居民的居住權,亦趕走了不少具有豐富地區歷史知識的街坊,令街坊痛失家園,又令香港市民失去了寶貴的文化資產。』
  • 引述 :『去掉殖民年代的座標,不是去殖,只是去歷史而已。那是一隻新狗公取替舊狗公時,把前者的氣味盡數去之而後快,那只是老男狗的面子問題—卻又同時令人忘懷狗在統治中。』
    近日發生在台北大龍洞的,又何嘗不是如此?
  • 引述 :『政府說發展海濱區很重要,拆卸碼頭無可避免,而且沒有人反對。如果海濱區都變成甲級商廈,對地產商很重要,要起貴樓拆卸鐘樓也無可避免,當然沒有大財團的人出來反對。這些人不需要回憶,只要眼前的利益就足夠了。他們帶領我們走進新時代,要棄掉舊的,才可以迎接新的。』
    再一年,天星碼頭就五十年了,就成了法定古蹟,拆不了
  • 引述 :『我登入wisenews,用「天星and鐘樓」這組關鍵詞,搜尋1999年至2005年的新聞。搜尋到最多新聞的,是1999年,中區填海計劃發表之初,然後到2002年,即今日官員所說「沒人反對的五年前」,之後的2003、2004年都搜尋不到相關的新聞。2002年的報道仍然指出,原址鐘樓將保留。』
  • 引述 :『那我想問,這個強政勵治的政府又憑什麼就清拆是社會共識?急急清拆的背後原因亦令人費解,是否怕多等一年,天星五十歲,就再沒有清拆的理由?如果,我們不在這個最後機會表達我們對保留天星碼頭的聲音,只怕以後也沒有機會。』
    有不少相關文章的收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What would Jacobs thought?

  • 小地方,台灣社區新聞網 :也是一種書城!?

    引述 :『第一期社區已經大致建造完成,但看來蠻荒涼的,也許是要強調生態,所以河道或池子充滿天然水生植物而顯得雜亂,但房子密度還蠻高的,它的荒涼其實在於缺乏人氣,配置在社區中心的購物中心也空蕩蕩地。 導覽人員說他們經常要辦活動、事件,而且辦得很成功,常吸引人潮來製造人氣,這還真的是人造社區呢,還必須有專人策劃社區事件使它顯得活絡。』

  • 十八年大夢──坡州出版城 – 旅行,開門!

    引述 :『信步園區,可以見識到建築美學的絕對美感,可以感受園區主事者絕對的理想念力,但總缺了那麼一點人性的溫潤,既看不到街道傢俱,也少見員工戶外運動場所(2007年開建的第二期園區,才會列入規畫),所有出版商集中在文學、藝術、語言、兒童的出版品,極少其他類別,也沒有任何雜誌出版社進駐,要構築文化產業的多元性,還有不小的缺口。』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文化產業

[2006/12/04 – 2006/12/12] Green is not the easy way

嗯,現在的情況大概是這樣的。新聞媒體在檢討國民黨在高雄為何敗選,而部落格圈則在檢討綠黨為什麼選不好。

而這些檢討文章不管是從綠黨的地方組織與選舉行銷來討論,都值得一看。

我自己的想法大概是這樣的。

在選戰過程,最怕的就是熱情的支持者跑到競選總部嚷嚷的說:「我告訴你喔,你這樣打不對啦,不能這麼溫和,政治很現實的,要那樣、那樣。。。」這種熱情往往會使候選人陷入一種焦慮。如果總部有餘力回應、調整,當然很好;但如果沒有,這種熱情反而會打亂原有的步伐。

而我跟PORTNOY並不是綠黨選戰編制中的一員,只是「熱情的民眾」,而如果mau有餘力調整選戰方式,當然很好;如果不能,那我們能作的就是盡量控制相關討論不要過於激化(也就是說,不要罵跟你意見相左的人)。而當我發現mau甚至連處理黑米上頭的討論都很吃力時,我的經驗告訴我太多熱情的電話與指教,是會打亂他們的步驟的。

當然,如果真的要用網路作選舉行銷的話,綠黨本身就應該是「訊息的收集與傳播中心」,只可惜在這次綠黨的人力裡頭,沒有辦法做到。

BLOGGER願意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為文支持綠黨,或者多作闡釋,跟他們本身就是綠黨網路選舉的成員,是兩碼子事。至於讓支持者自己來行銷(口碑式行銷?),在看過每一篇串連文章後,不難發現當中有些支持者是想這樣做;當然,不是專業,作得不是那麼好。

  • 引述 :『千萬要記住,市場永遠是對的。顧客如果沒耐心,你就不能拿出落落長的產品說明來煩死他,然後指責他沒耐心。顧客如果重視服務態度重於價格,你就不能在擺出臭臉而氣走顧客後,還批評說這個顧客真笨不知道本店是全台北最便宜。』
    是的,從以前打選戰的時候我就知道「選民永遠是對的」,但沒有準備好的競選總部也常常會被「熱情」的支持者打亂其選舉步驟。而我們,這些串連的,不正是「熱情的」支持者嗎?
  • 引述 :『這次綠黨派出了三名候選人參選北市議員,結果三人得票數總共是7000多票,綠黨中央執行委員林正修表示,如果沒有最後的網路串連,結果還會更慘。不過林正修強調,社運朋友參選,密度還太低,準備期太短,都有業餘心態,一個候選人,真的就得從早到晚到處拜票,掃過整個選區兩、三遍的密度,是一種「血汗工廠」的態度,況且,政治這種服務業,這樣的勞動,其實門檻是非常低的。

    林正修也說,一個新興政黨,得從地方出發,雖然2007年的立委選舉綠黨不會缺席,但仍然還是會把重點放在四年後的市議員席位,希望這次參選的綠黨候選人,從現在就有參政的準備。林正修提出,可能可以集合眾人的力量,成立一個市政揭露和討論網站,積極的對市政進行監督和發聲,為四年後的選舉努力、準備。』

  • 引述 :『目前「綠黨」這個政黨,處於一個很詭異的位置。第一,綠黨自己,好像有點搞不清楚他們自己是誰;第二。綠黨的支持者,好像有點搞不清楚綠黨是什麼。』
    這篇文章後半段對於綠黨選舉策略的分析,是老生常談了,綠黨在選舉行銷策略上的確有需要修正的地方(這點MIULA說了很多很好的建議)。只是,如果這個作者認為綠黨應該要用腥羶色搏版面的話,那他自己怎麼不用腥羶色吸引流量,還要在「始政一年」一文裡哀怨沒有人要看他自己的好文章?

    至於前半段,如果他覺得PORTNOY或我是龜起來的話,直接點名不就行了?難道還要等人去對號入座嗎?真不知道這種寫法又是在龜什麼。我們一向有被打的覺悟。即使是從後腦杓巴過來。

  • 引述 :『貼綠黨標籤的,不論動機原因,其實都只是在做一件事,告訴你有別的選擇。要不要投票,你自己的事。(不看綠黨政見的,就會看國民黨、民進黨候選人政見?還是只需要依憑自己的政治情感衝動,還是只需要選名氣或選美色?)』
  • 引述 :『這次一些新興的參選人,如幾位綠黨的候選人,以及認同他們理念的網友,發起了運動來支持綠黨,看起來聲勢不錯,也引起平面媒體作了小小的花邊,但我在選前大膽推測,他們的得票數可能都只會在四位數,很難衝過萬票.原因很簡單,點閱率不代表支持率,支持並貼上貼紙的部落客,本身是台北市民且剛好是同選區選民的機會則更小,我估計大約只能有一千個人被影響,以一個人可以動員拉三票來看,就大約增加三千票,在沒有任何話題且選情冷到不行的情況下,獨立小黨的新人靠著原有人脈和不斷拜票,大約也可以爭取三五千票,所以以台北市當選市議員需要一萬五千票左右的實力,還是不足以影響大局.更何況我認為這還是高估的情況,在真實社會中的投票行為,有著更多的影響因子,部落格只是因子之一,故不能變成被主要倚靠的文宣媒介.』
    1.我原先也是期待有個四五千票啊,不過結果。。。
    2.其實我真正想看的選舉部落格行銷檢討,是余晏哩。
  • 引述 :『假如台灣有這麼多值得關注的話題、假如網路上有這麼多熱心人士轉寄各種助人訊息、為什麼我們從來聽不到綠黨的聲音呢?環境議題明明距離我們的生活這麼近,為什麼我們卻離綠黨這麼遠?透過 Bloggers 自發性的串連聲音,固然驗證大家對綠黨的熱情期待,卻相對凸顯綠黨平時公關行銷的薄弱,對吧?』
  • 引述 :『如何讓選民覺得「這不是廢票」,是台灣選戰裡非常重要的一環。網路串聯最後引起媒體注意,增加綠黨在主流媒體上的曝光,讓支持者懷抱希望、不讓選票分散,是網路串聯的實際效益。如果我們是想「解決問題」,這時應該要討論的是:如果還有機會,這次串聯怎麼做會有更好的效果?我們是否忽略了什麼,導致串聯的效果受到侷限?針對實務進行討論才有意義。帶著嘲諷的態度去檢討參與者,不止毫無意義,而且100%是運動的反挫。在如此愛唱高調、不重實務(且唱高調者還理直氣壯、實務進行串聯者還得慚愧地自我檢討)的環境裡,也難怪綠黨一直難以拓展。選戰結束後,這些串聯者還能做什麼嗎?如果串聯者現在過於關心綠黨,反而可能會造成綠黨的困擾。台灣的綠色運動需要什麼?部落客能貢獻什麼?建議大家去借東立出版社的漫畫「魚河岸三代目」第七集來看。這集的主題是「一尺香之淚」。一尺香是一尺長的香魚。日本築地魚市場批發商「魚辰」的小老闆因為想吃到最好的香魚,一路追蹤到上游的熊本,瞭解水庫對自然生態的破壞,發現蓋水庫背後的政治利益、工程利益。於是小老闆和當地的社區產業組織(這組織現實中是存在的)合作,鼓勵築地魚商向社區組織直接進貨,讓東京民眾能吃到來自社區組織的一級香魚,而這些費用也能用在香魚復育、反水庫的運動上。』
  • 引述 :『1. 從 1996年到民國 95 年,大家還是得在網路上自己胼手胝足找政治商品的政見。真慘。』
    對,好慘。
  • 引述 :『現在,我以最誠摯的心邀請各位參與綠黨未來的活動。您想要入黨也好,不想入黨只是當個綠黨之友也可,我們都有好多事情,需要更多的朋友一起合作。譬如:我一直想開發兩個課程,一個是針對推廣自行車通勤的自行車課程、一個是推廣自由軟體運用的課程。這兩種課程都是針對一般民眾的教育工作,並不是專業性的;從教材的研發到種子教師的培訓都需要有夥伴的參與。此外,綠黨蒐集了許多國外的資料,也想慢慢開始中文化,也是需要志工的幫忙。總之,我們需要拓展與民眾接觸的機會,進而宣傳綠黨的理念。』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Vote For Green !!

  • 給綠黨一個機會! 左看:綠黨發展的障礙

    引述 :『資本主義下的生產方式與生活方式之所以暢行無阻,歸根到底是統治階級意識型態領導權在人民身上的複製與再生產起了效用,如不從我們自己的身體政治開始檢討,進而扭轉被宰制者的地位,回復身體的主體性,人,又怎會關注客體化的自然界?換言之,沒有紅色的反思,綠色紮根幾乎是天方夜譚,這中間的確』

  • HOW’s SketchBook » Blog Archive » 一個渺小的期待 – 關於綠黨串聯

    引述 :『於是,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賭注,像是簽彩票一樣。但跟賭博又有點不同,因為這只是一個開始(賭博最好不要有開始啊啊啊),一個實驗和盡責的開始。選完絕對不代表這股網路串聯的力量該解散,相反的,綠黨如果願意,這群人除了我以外,我相信都是臥虎藏龍,每個人都能夠提供豐沛的論述,進行不同程度的動員。這一切都是現在台灣不容易出現的集結,既然有了這樣的集結,就更應該小心翼翼呵護下去,讓這樣的動作能夠生根茁壯。而且更嚴苛的,是如何擺脫網路,帶著綠黨走入人群,走進公園、市場、每個人的家,讓綠黨的聲音散佈到不使用網路的人耳裡。』

    是的,衝衝看,不衝不知道。

  • 台灣綠黨 Green Party Taiwan » 我為甚麼支持綠黨?

    引述 :『支持綠黨,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因為刺蔣案,我在海外不少國家流亡了三十幾年。比較之下,深深感覺台灣的「政治光譜」實在太狹窄了。「政治光譜」的「光譜」只是個比喻,實際上指的是社會的多元程度在公民關懷參與公共事務上的展現。所以,譬如說,「左右」也是政治光譜的向度之一。即使簡化地以此為準,台灣的政治光譜實在狹窄得太不像話了。藍綠之分雖然各有深淺,甚至有正藍、墨綠,但看似熱鬧,絕非「繽紛」:因其關懷向度主要限於國家認同與省籍差異,其他公共議題幾乎消失難見。如果將其擺到左右的向度上,也幾乎都擠在偏右的一小段。失去政權也不知真正改革的國民黨不去提它,這是從前一度還有點歐洲社會民主黨味道的民進黨如此令人懷念/傷感的原因。

    對我來說,綠黨的出現與存在的最大意義,在於為台灣政治光譜的拓寬打開了另一個可能。』

  • 在海洋裏跳舞 – 讓我們換種不一樣的選舉方式吧

    引述 :『難道我們沒辦法擁有另一種選舉文化嗎?這次綠黨試圖用最少的經費,最不浪費 的方式選舉,民調卻很危險的在安全名單左右徘徊,真的很為他們擔心啊!我 戶籍不在這些區域,沒辦法投票 >"

  • 中時電子報|綠黨這回能否突圍而出?

    引述 :『事實上,只要看看台北市長、市議員選舉最後一週全都繞著「馬宋密會」打轉,就可以知道這場選戰有多麼貧乏與缺乏意義。朝野主帥一個誠信再度破產(陳水扁巧立名目「變相輔選」)、一個只能用笨來形容(馬英九對「馬宋密會」跳到黃河都洗不清);藍綠兩黨一個執政六年多來缺乏改革建樹、一個在野六年多來仍未見改革氣象。

    說穿了,這種選舉資源與競選策略全都用在鞏固基本盤的「立委?總統大選前哨戰」,只決定政治明星的行情消長、藍綠政治版塊的大小變動,並沒有提出具有多元選擇意義的重要價值,選戰過程自然令人沮喪失望。

    所幸,台北市民並非真的毫無選擇。在藍綠橘黃土等各政黨候選人及無黨籍候選人之外,不要忘了,還有綠黨三位市議員候選人可以選擇。這三位候選人的得票多寡,已或多或少成為「不被藍綠綁架」、「不必含淚投票」的重要指標;這三位候選人若能當選,也有機會為首都政壇帶來清新氣象與改革動力,屆時台灣社會被藍綠撕裂的魔咒就會開始鬆動失靈了。』

  • 在海洋裏跳舞 – 除了藍綠之外,你還有其他選擇

    引述 :『我以前一直認為應該選人不選黨,但逐漸的我開始考慮,我們是不是該選黨 也看人,當每一個政黨的路線與主打議題很明確的時候,其實這些政黨的支 持率也相對的反應出社會大眾關心的議題。當然,前題是要政黨有明確的議 題劃分,而非像台灣目前多數政黨唯一不一樣的路線就是族群,其他的政見 都大同小異。U跟我說現在走在路上看到的選戰文宣都是「打扁英雄」「打 馬悍將」「xxx一脈相傳」,真的是蠢到爆,打扁或打馬對社會是有什麼正 面貢獻嗎?xxx一脈相傳,套句U的話,是怎樣,現在台灣的民意代表是世襲 的喔? =_=

  • 中時部落格-李偉文部落格-政治沙漠的希望綠洲─張宏林

    引述 :『不過,荒野本身之所以不願參與政治,主要是因為我們認為生態保育環境保護是超乎政黨與政治之上的,因為在台灣只要介入政治,就會有立場,我們期望荒野是社會各個黨派各個宗教都可以共同努力的場域,是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因此,在荒野裏,不談政治,是希望在眾聲喧嘩的台灣,保留一點安靜的空間。

    宏林當然也瞭解荒野的文化與堅持,因此他辭去荒野的專職工作,代表綠黨參選年底大安與文山區市議員,也就是代表關心政治的環保團體出來競選。』

  • 非關藍綠 715觀點 » [溫炳原 & 潘翰聲] 台灣綠黨的環評經驗 -分享「源頭管制」的社運戰略-

    引述 :『什麼是環境運動在體制內嘗試或體制外殘喘的出路呢?或者換另ㄧ句話問:「什麼是提升台灣民主政治及生活品質的出路呢?」過去無殼蝸牛的李幸長、『廢國代、政治回收」的綠黨,到日日春的王芳萍,社運參選的失敗,似乎也宣告了政策之源頭管制的戰略,是註定行不通的!坦白說,沒有好的政治聯盟,怎麼會有好的政策發動及施行效應呢?!面對目前國族衝突的認同差異及價值轉型中的民間社會,我們認為台灣需要一股「綠色政治 」力量,穩定作為源頭管制戰略所發動的政策品質,以培力族群、階級、性別、性傾向、年齡、城鄉、文化、身心障礙與否,都沒有壓迫和宰制的公民社會。而這個出路的辯證實踐,更需要從我們如何串連起來,真正成為第三勢力做起。』

  • hippocampus: 投給綠黨?

    引述 :『對綠黨不很熟悉,也不期待綠黨進入主流政治能夠完成多大的任務、實踐多大的使命。事實上,我對一些使命還是有點猶豫甚至懷疑。而上面投綠黨的理由,並不是因為綠黨能帶來什麼greatest change,而是綠黨至少能帶來的least expectation:把alternative thinking和daily life重新放到主流政治的枱面上。犧牲三個藍綠陣營的市議員,換三個路數不同的綠黨市議員,其實是很划算的。這是最小的成本,可能會有最大的獲利,那,何樂不為?』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Podcasting, 台北觀察